体坛新声 讽刺中国足球的这些段子跟《我爱我家》比差远了

中国足球,向来不缺嘲讽与批评。1991年的春晚上,冯巩与牛群便在相声《亚运之最》中如是吐槽中国男足。

从这个角度看,不管是巩汉林回应冯潇霆的短视频,还是冯巩早前录制、如今翻红的段子,用的都是老梗。用老梗并不丢人,颇感尴尬的是——它们,都并不是很好笑。

“冯巩大战”的缘起,是巩汉林对中国足球的批评。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这本就是常识。作为喜剧演员的巩汉林,自有“跨界”批评中国足球的自由。同理,相声演员冯巩也当然可以将中国男足用进段子里。而中国足球之所以一次次地被吐槽,只不过是验证了那句老话,竞技体育,菜是原罪。但我所不能理解的是,发声回应巩汉林的冯潇霆,却一度沦为众矢之的,被指玻璃心,似乎他并没有资格说出自己的真心话。这让我想起小学时代,接受老师批评时若是“还嘴”,也会成为罪状之一。我以为,不该是这样的。即便中国足球着实很菜,冯潇霆“还嘴”的权利也应当受到尊重,而不是无情地剥夺。

随着“冯巩大战”愈演愈烈,网友们也纷纷在社交媒体上选边、站队,加入战局,一时间口水纷飞……只是,作为一名足球记者的我,此刻无意站队,也无心吃瓜,只是感到深深的无奈——这两位“老喜剧人”,将中国足球这一老梗充作包袱,与那些在键盘上“激扬文字”的吃瓜群众又有什么两样?

曾几何时,借春晚的东风,巩汉林等成为曲艺界的“顶流”,也确乎给人们带去许多欢笑。但时至今日,小品、相声却似乎已是风光不再。“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冯巩的这一老词,也曾被郭德纲写进相声《我要上春晚》里。当相声不再讽刺的时候,人们就开始讽刺相声。这话一点儿不假。梁左创作的《小偷公司》《虎口遐想》《电梯奇遇》等作品仍为相声爱好者们津津乐道,事实上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门艺术现今的困境。小品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当小品脱离真实的生活与市井的气息、失却对社会现实的关切与反思,又怎么可能真正让观者会心一笑?当巩汉林们意气风发地对中国足球指点江山之时,不知可曾思考过自家的难题?或者说,他们真的只是像董路所指摘的那般,只是蹭国足的流量与热度?

在我看来,讽刺国足不是问题,但作为“喜剧人”,讽刺国足的作品不好笑,却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关于国足的段子,之于我,最好笑的当属《我爱我家》中,“狭隘的爱国主义者”“龙的传人”“血气方刚”的贾志新因国足“意外”战胜朝鲜而气急败坏那一集。出于对国足的“固有印象”,志新买了国足排名最后一名的有奖竞猜彩票,却最终与奖品无缘,以至于要砸电视泄愤……

只是,多少年过去了,我却再未看到过如《我爱我家》般好笑的、动人的、耐人寻味的喜剧。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