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杨时旸:小镇做题家不能与明星稀缺资源相提并论

最近易烊千玺考入国家话剧院引发的“小镇做题家”火了,具体什么事儿呢?发出来梳理一下。

这事儿,其实很简单,怪就只能怪他们三人的粉丝过度炫耀他们家的哥哥厉害,事业编明星,事业编哥哥。

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利益互通关系,国家话剧院需要这样的明星增加流量收入,明星呢,需要这样的身份,提升自己的地位,增加自己的标签。

不知道没关系,知道了就很不爽了,毕竟名额有限,你们一个宿舍的三个人一下子直接抢了三个名额,而且非常不公平方式拿到的。

而且大家都清楚宇宙的尽头是编制,事业编,这么爽的工作,哪个普通人不羡慕呀,可是竞争激烈,而且经常被某些某二代轻松拿到,所以这种炫耀让更多普通人也不很爽。

原本到这里也就不了了之了,再加上隔壁村的二狗子被人打死这新闻应该就能压过去了。

“小镇做题家”一词本用来形容 “出身小城,埋头苦读,擅长应试,缺乏一定视野和资源的青年学子”。

“小镇错题家”其实最早来源于自嘲的话,自嘲可以,但被你这样高高在上的批判,就让人恶心了,尤其是你还是加着“中国”俩字的官媒。

有人生在罗马,有人生于平庸,阶层间的跨越需要加倍的努力,努力没有错,生在罗马的人也没有必要如此藐视平庸的人。

我们国家发展到今天,靠的不就是千千万万个小镇做题家和吃苦耐劳的普通人吗。

事态这样发酵,对这三个明星来说,不太好了,毕竟大部分人并不是针对的这三个人,而是针对的这种不公平,以及后来的这种被侮辱的蔑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