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丨于璨伊:小小的跳跃 大大的快乐

随着一次次起落轻盈的绳舞飞扬,不到一分钟,这位年仅六岁的小女孩于璨伊便不间断地跳绳达200次。就在十天前,国家体育总局公布了今年亚洲跳绳锦标赛的参赛名单,其中,于璨伊将作为国家跳绳队有史以来最小的运动员,征战低龄组项目。

于璨伊父亲 于大伟:对我来说特别高兴,并且也很意外的。因为说实话对于她这个年龄来说,我们在11岁以下这个组别,六岁孩子跟十一岁的孩子年龄差距导致身体差距特别大,你想突破是很难的。所以我也想通过我们家一起共同努力,达到参加比赛的这个事情。

本周一关于于璨伊的话题引发热议,不光是因为她,也因为她的父母也将与她共同加入跳绳国家队,一家三口齐上阵。“别人家的孩子”光环背后,这项运动之所以渗透到这个家庭里,是源于爸爸的职业。

于璨伊父亲 于大伟:考大学的时候,就学了拳击这个专业,那会就接触了跳绳,因为跳绳是拳击训练的一个专项训练。后来发现原来跳绳还有专业比赛,所以就关注跳绳比赛,开始正式走入跳绳这个行业。

自此十几年的时间里,于大伟屡次夺得世界大赛的奖牌,优异的成绩和保持运动的生活习惯也影响了原本是语文老师的妻子。从起初的偶尔帮忙计时,再到为了减肥开始尝试跳绳,渐渐地,她喜欢上了这项运动。专业训练跳绳的队伍里便多了妻子的身影。而没过多久,于璨伊就出生在了这样的“运动之家”,成长在跳绳馆里。

于璨伊父亲 于大伟:她从小没事就在里面晃,自己拿着绳子瞎抡。人家小孩可能小的时候玩具是车、娃娃什么的,她(年龄)最小时的玩具都是跳绳,然后在她大概两岁多的时候,就能自己有意识跳,那会虽然跳不起来。

这一幕他乐见其成,因为他知道,跳绳可以锻炼孩子的心肺功能和身体协调能力。此后,于大伟就有意识地带女儿玩一些简单跳绳游戏,逐渐地学会了连续弹跳、摇绳等动作。三个月后,女儿已经能自己拿起绳子像模像样跳起来。再隔半年多,沉浸的运动氛围加上自身潜能,不到四岁的她已经能在30秒内跳到近100个。而这样的超龄表现却让爸妈喜忧参半,他并不确定该怎样训练一个这么小的孩子。

于璨伊母亲 蔺晓琳:像她有的时候就是累得汗珠子顺着头发丝往下流,看着确实挺心疼,有时候跟她说你少练一点,妈妈觉得这样练习就挺好了,很努力了,她不,她会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

通过查阅资料制定更健康的跳绳量,再介入纠正动作,不知不觉中女儿愈发专业化,于大伟也更像是她的教练一样。

眼看女儿的成绩越来越好,尊重女儿选择的夫妻俩便同意了让女儿去尝试参加专业比赛。体育育体更育心的细节,一丝丝在生活中体现出来。他们发现这个过程中,生性好动的女儿逐渐变得不骄不躁,并且对于困难也多了些坚定和自信。

于璨伊父亲 于大伟:看着我们两口子在练,她以我们两口子为目标,有些时候我们在努力训练,在无形中给孩子一种动力,等她慢慢学会了,你会发现她也是这样的,因为爸爸跟妈妈都在努力坚持,我也得坚持,这样就形成一个特别好的积极向上的状态。

此后的三年里,于璨伊多次参加专业的比赛,并拿下了优异的成绩。而跳绳带给这家人的,远不止荣誉。疫情防控期间,于大伟经营的运动俱乐部一度闭门谢客,一家人顿时少了一些收入,但无形间多了一些幸福。路遇空旷的公园,过去上课式的运动场景在这里转化为了一家三口一起跳,抛开训练的目的,只为在疫情下共同享受运动时多巴胺带来的快乐。相比过去,跳绳无形中渐渐使得他们的关系更为亲密。

于璨伊父亲 于大伟:其实孩子更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以家庭为单位的锻炼更促进家庭的和睦。如果一个家庭都喜欢一项运动,你会发现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运动起来之后,可能会超越了我们所说家庭的关系,更多的是体验出了运动的快乐,还有运动带来的一种和谐的状态。

即将到来的秋天对于这一家人来说是繁忙的,参加比赛的同时,也临近于璨伊开始上小学的日期。尽管运动成果优异,但对于是否想让她走上专业道路,爸爸妈妈都摇摇头,这个答案他们需要女儿自己来决定。

于璨伊父亲 于大伟:这项运动更多的是以兴趣爱好培养为主,让她喜欢运动、爱运动,然后乐观豁达,有一颗爱心能够有一个拼搏努力的状态,让孩子更自信。小的时候更多的体验是一种快乐,我们不能决定她想做什么,她喜欢就让她多做一点,如果等她大一点之后,她可能更喜欢学习了或者更喜欢其他的,我们一样支持她。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