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羽毛球博物馆将落户广州 全因受全英赛启发

广州羽协精心打造的全球首个羽毛球博物馆即将落成,世界羽联执行主席帕森在广州亚运会期间应允,把世界羽联成立至今保存下来的羽毛球珍品借给广州羽协作展览之用,首次借出的珍品超过30箱,其中包括1936年印制的世界羽联手册孤本,这是世界上最早的羽毛球联合会手册。

广州羽协之所以筹建羽毛球博物馆,是受到全英羽毛球公开赛启发的。去年3月,第100届全英羽毛球公开赛组委会诚挚邀请广州派代表出席在伯明翰举行的全英百届盛典。广州羽协派出副秘书长杨乘风前去观摩学习,归来后,他向协会上交一份详尽的心得体会,其中包括建议打造一个羽毛球博物馆。在全英赛期间,组委会举办了一系列庆典活动,其中包括百年全英珍品展,展出的包括首届全英赛冠军的照片、100年前的木制球拍、历届冠军签名等。通过在全英赛的考察,广州羽协深刻地感受到英国作为羽毛球发源地对这项运动的重视与保护,也更加坚定了筹建一个羽毛球博物馆的决心。

羽毛球博物馆的选址是位于二沙岛的亚洲羽毛球培训中心,广州羽协还通过本报等媒体向社会征集展品,社会各界反应热烈。根据初步计划,羽毛球博物馆将分成三个区域,第一个是展示区,展示内容包括世界羽毛球历史、发展与现状介绍,广州羽协历年来保存的史料、广州羽毛球发展所取得的成绩等;第二个是互动区,展出各国内外大赛的奖杯与奖牌,参观者不仅可以与这些珍贵的奖杯奖牌合影,更可以现场测试自己的扣球速度,挑战当今世界羽球第一速度326公里/小时,这是由广东籍男双世界冠军傅海峰创造的;第三个是商品区,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家可以展出最新的羽毛球运动用品。

在广州亚运会期间,世界羽联执行主席帕森特地前来观赛,当他了解到广州羽协正在筹建羽毛球博物馆时不禁大声叫好,原来,即使在世界范畴内,还没有一个城市拥有一个以羽毛球为主题的博物馆。“广州能在羽毛球文化推广上走出第一步,我由衷地感到欣慰,这将是世界上第一座羽毛球博物馆。”帕森主动提出,如果广州羽协有需要,世界羽联方面将全力协助,其中包括借出大量羽毛球文物。“前几年,世界羽联从英国搬到马来西亚,那些历年留下来的珍品都被打包到箱子里,现在有好几十箱呢,统统存放在吉隆坡的仓库里。”

帕森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展出的地方,不少羽毛球珍品已经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没有迎来重见天日的机会,只有遇上世界大赛或者各超级系列赛有需要的时候,其中极少部分珍品才会被借出展览。“我们的珍品有很多,除了球拍、球、球网等器材外,还有很多珍贵的照片和书籍,这些都可以借给广州羽协。”他表示,等羽毛球博物馆成立之际,世界羽联可以先行借出超过30箱的羽毛球珍品,一段时间后可以轮换其他珍品。

“在众多珍品中,最珍贵的是一本1936年印制的世界羽联手册,这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本有关我们联合会的手册,已经成为孤本了。”帕森特地打开笔记本电脑,把这本手册的PDF版本传给本报记者。这本封面为正红色的手册发行于1936年9月1日,是首任世界羽联主席乔治·汤姆斯主持编制的。乔治·汤姆斯是英国著名的羽毛球运动员,曾连续4次夺得全英赛男单冠军、9次男双冠军和6次混双冠军。1934年7月世界羽联成立时,他被推选为第一任主席。5年后,汤姆斯在世界羽联会议上提出,组织世界性男子团体比赛的时机已成熟,并表示将为这一比赛捐赠一座奖杯,正是如今代表着世界羽毛球男团最高水平的——汤姆斯杯。

“这个封面,你可以先行刊登在报纸上,不过内容还得帮我保密,给前来参观博物馆的人们留点悬念。”帕森表示,“世界羽联借给广州羽毛球博物馆的珍品均记录了世界羽毛球过去100多年的发展轨迹,也是一部活生生的世界羽毛球发展史,希望广州人民可以珍惜它们,也希望这座‘羽球之城’能够把羽毛球继续发扬光大。”